芊粟给社园催婚

我爱磕社园的大家!!!
主坑第五,还有超炮。本命社园!!!主吃社园 佣空 律医 杰医/盲/蝶,还有一堆辣!各种恋都吃的鸭!希望和平哦(´-ω-`)绝对不会离开社园!!
超炮的话黑琴和上琴都吃的哦!最喜欢御坂啦!!
目标是复兴社园!最大的目标是画1000张社园,当然要一步一个脚印,现在的小目标是50张社园!
早期作品有临摹其他太太的哇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
有一个关于打字上的雷点,就是“emmm”和“……”,因为感觉这两个很冷漠ヘ(;´Д`ヘ)(我超神奇哈哈哈)
叫我阿芊,芊粟,皮皮芊…都可以的!接受各种安利,希望多多支持!

啊啊啊肝skr人,咳咳!咕了两个月了,一天全画出来呃啊!!
Hurts like hell.
还没画完哦(´-ω-`)然后 @楠辕北辙kn
就这样一起快乐的产粮吧!!

感觉最近坑里又有点冷惹,啊啊就是参与度啊啊,说好的不看参与度呢唔,今天跑别的坑瞄了一眼,别人家超热闹,我们家虽然不算太冷,但是也是不温不火的。

啥?你以为我要在这里啥都不干光傻愣着悲天悯人独自悲伤?不不不,相反…这又激起了我的斗志!!!!我发现我们坑里的板绘超少!而且有的时候作品发了没什么人看(这个到无所谓了)但是粮怎么又少了啊喂!不过社园也终于停留在7400以上了啊啊我哭了还记得两个月前也是这样,不过我们就一直停在这里吗?开玩笑怎么可能!快动起来啊大家!!!我也想吃粮啊啊啊(产粮枯竭者某芊哀嚎道)

啊啊啊啊啊我的最后之作!!(大爷警告!)咳咳,不管了御坂御坂她真可可爱爱!!!!!!!!!!

灵感来源月半大大哇,试了一下简单的画风,感觉…一般般吧而且吞我画质,日常一无画质呜呜呜

偶尔扔扔EK事务所图哇!!可能会再去改一下玛尔塔的衣服唔!过会儿画画(*/∇\*)

啊啊啊我好菜,哭会儿去呜呜呜呜呜……
手速跟不上脑洞的我好想哭,其实是六月份的脑洞了,但是拖了好——久,但又不太好看所以感到悲伤呜呜

我终于画兰闺惹!!她超好看!!某笔也和我一起画了兰闺唔,这是没有克利切的社园糖!

来来来,第二次码文!!

“已经按照要求打扮好了。”
“谢谢你,入殓师……”
“嗯,是我的职责……对了,在那之前,她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,她留了话,就在那边,不过你应该好好看看,我先走了。”
“我知道了,谢谢……”
克利切.皮尔森拖着疲惫的身躯,来到了那个有着他们美好回忆的树下,抚摸着树皮,就像此刻清风拂过他破烂的衣角,沿着树纹往下看,他想起许多事情……小时候一起捉迷藏,她的父亲还在这里挂了个秋千;又想起中午一起在树下享用美味的午餐;到了傍晚,一起跑步回家……也记得她讲了很多别人的故事,她讲到一个误入花匠花园的画师,两个一起探险的海盗,新年时偷走舞狮人衣服的红裙女孩,还有牺牲自己也要给盗贼一条河活路的侦探……
皮尔森又想起,她曾经说过,她要去当一个侦探,又或者一个园丁,她说过,她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小偷。他还记得,三天前她亲手拿着手铐向他走来,克利切.皮尔森,远近闻名的怪盗,不是街头小偷,也不是为着谋生而偷东西的贼,尽管他并不富裕……咔哒一声她把他铐住了,他觉得就这样被她抓住也挺好的,但又是咔哒一声,她把她自己也铐住了。
一年前她就收到逮捕他的任务,她追了他一年,最后为他而死,她早料到她不可能狠下心给他处刑。
皮尔森回过神来,看到了树下一团一团盛开的黄玫瑰,中间是她的墓,此刻,从金黄色中露出的白纸片变得异常显眼,他把它缓慢的拾起来,是空白的?不对,是小时候的游戏,她喜欢的水果和他一样——柠檬。
我想,现在天使应该给我一瓶碘酒。
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他从来不相信什么天使,只有她才会傻傻的相信……
我也好傻啊……他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,哧!纸片上的笔迹随着温度的升高渐渐显现出来。让我看看,这上面写了什么?
“长眠于此的不仅仅只有歉意。”
他哭了,就是那种眼泪止不住的,一直往外涌的,流泪。
在他这里,眼泪,是心被组织黑暗面组成的刀戳了之后流出来的,变相的血。
【长眠于此的不仅仅只有歉意。
更多的是我对你的爱意。——艾玛.伍兹】